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新闻
特色夏令营加田园民宿 乡村旅游热起来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22-07-18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9
   盛夏时节,本该热火朝天的津门旅游业,却透出阵阵寒意。过去,每逢旅游旺季,享有“京津后花园”美誉的天津市蓟州区游客不断,各式各样的文旅活动应接不暇,除了国内各地的游客,每年举办的黄崖关长城国际马拉松,也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友人。过去两年,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,蓟州各景区和乡村旅游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 
  文旅业是蓟州区的主导产业之一,面对经营困境,全区22个景区景点、2255家农家院、220家民宿如何在逆境中破局?日前,记者来到蓟州展开调研。
 
  纾困政策来了
 
  蓟州区下营镇的石头营村,有一家名为“晨曦五号院”的民宿。作为蓟州区高端民宿之一,“晨曦五号院”已被越来越多的天津游客知晓。
 
  清晨赏花,傍晚看霞,晨曦浮诗意,流水泻悠然,是对这座民宿环境的真实写照。“晨曦五号院”民宿经营者高小双,凭借自己独到的设计理念和经营模式,在蓟州区开了6家形式各异的民宿,收获了一批“铁杆粉丝”。
 
  “往年,我家民宿‘五一’‘端午’小长假的房间都得提前近半年预订。”高小双说,疫情给民宿行业带来了影响。“感谢各位朋友们的理解与支持,待疫情过后,春暖花开,咱们再相见。”高小双的朋友圈既展示着战胜疫情的信心,也透露着更多的无奈。
 
  “有些经营者遭受的冲击比我大得多。”高小双说,周边很多经营者大多依靠政府帮助协调的银行贷款开办农家院、民宿。“装修贷款每期还五六万元,前期信心满满,时而反复的疫情一下子打乱了还款计划。”一名下营镇的民宿经营者告诉记者。
 
  景区也遭受了不小的冲击。“最严重的时候客流量只有同期的三成。”蓟州溶洞景区负责人郑瑞山说:“今年上半年,与景区合作的旅行社、农家院处境也不佳。”
 
  如何帮助旅游从业者渡过难关,蓟州区相关部门积极探索应对措施。
 
  “相关部门与商业银行多次召开协调会,为农家院、民宿经营者争取了贷款缓缴、利率不变等优惠政策。”蓟州区下营镇副镇长刘稳高说,蓟州区各乡镇利用淡季的窗口期,多次组织农家院、民宿经营者进行业务培训,提升服务质量和居住环境,为更好地迎接游客做准备。
 
  “文旅部门还积极对接各大银行、金融机构和文旅企业,为经营者争取流动性贷款,缓解他们的运营压力。”蓟州区文旅局工作人员说,“农家院、民宿提升改造所用的贷款,政府部门均提供了贴息补助,后续还会加大对文旅重点项目的支持力度,帮助文旅行业共渡难关。”
 
  探索突围之路
 
  仅靠当地政府部门“输血”,受影响的文旅企业依然难以维系长期的生存发展。“高小双们”都在努力找寻新的“造血”路径。几经探索,大家把落脚点放在特色农产品上。
 
  蓟州区有“京津后花园”之称,丰富优质的绿色农产品也是这里很多农家院的招牌。“既然游客暂时来不了,我们可以先让游客品尝蓟州的时令生鲜,通过‘无接触’的直播带货给游客留下印象。”高小双联系民宿的合作农场,很快与天津市区内的一家大型企业达成了“订单式”供应农产品的合作意向。
 
  “民宿在直播带货销售农产品的过程中,扩大了品牌影响力。”高小双说,顾客收到的产品都会带有民宿的品牌标识,而蓟州区的绿色农产品又有天然的吸引力,“既能扩大经营规模又能助农,这种‘农旅融合’是双赢的”。
 
  在疫情影响下,走向户外、拥抱自然成为更多游客的选择,一些顺应潮流的户外文旅项目正在悄然兴起。
 
  下营镇石龙峡景区增设了配套设施齐全的专业露营场地,绝美的高山景观与户外、露营等元素交织在一起,每逢假期便游客爆满;打卡胜地春山里开放帐篷营地,打造日间露营区,随处可见亲子享受美景的和谐画面。
 
  传统旅游景区也在探索突围之路。
 
  6月23日,蓟州溶洞景区举行国家4A级旅游景区揭牌仪式,至此蓟州区4A级及以上景区达到5处。
 
  在疫情影响下,提升成为4A级景区,机遇与挑战并存。“希望通过提供更优质、更丰富的游玩体验,吸引更多的游客,从而提升各项收入。”郑瑞山介绍,蓟州溶洞景区新打造了时光隧道、玻璃悬索桥、飞天魔毯等15个全新项目,水上飞人、高山漂流等水上项目更是成为夏日里游客的首选。“目前游客人均消费相当于以前的3倍,收益可观。”郑瑞山说。
 
  “高端化、专业化、连锁化是未来旅游业发展的趋势。”在高小双看来,农产品销售、与民宿配套的功能性设施都是未来丰富经营品类的发展方向,“不管有没有疫情的影响,文旅行业可能都面临‘洗牌’和转型的挑战,选择留在行业内的将是更成熟的从业者,乡村旅游将会越来越规范化,进入良性发展和循环。”
 
  共同助力复苏
 
  盛夏雨后,雨雾萦绕在山头,众多身着夏装的游客来到蓟州休闲度假,欣赏美景。随着一系列稳经济、促消费和助企纾困政策的落地,天津市文旅行业正在悄然复苏。
 
  日前,在借鉴其他地区成功经验和征求广大农家院、民宿经营者意见的基础上,蓟州区罗庄子镇、下营镇等旅游乡镇陆续编制完成了《农家院(民宿)管理规定》等相关制度,并开始试点推行。在《规定》中,农家院和民宿被赋予符合自身发展特点的定义,明确了开办要求、经营规范、监督管理措施以及鼓励发展办法等内容,将进一步规范农家院、民宿经营,引导文旅行业良性发展。
 
  作为全域旅游示范镇,蓟州区下营镇致力于提升镇域整体环境,沿路可见多处正在施工的蓝色围挡。“镇里正在对接设计公司,准备打造更多有设计感的旅游标志,提升全镇整体旅游氛围。”刘稳高说。
 
  契合居民消费升级需求、提升游客更多体验,是文旅业转型的方向之一。新晋“网红景区”、以亲子乐园为主题的吉姆冒险世界再度迎来火爆的旅游场面。
 
  7月5日,景区开辟的两处停车场都停满了车。皮划艇、滑索、蹦床、高山漂流,到处都是亲子嬉戏的欢声笑语。
 
  “这几天游客明显增多,估计今天最少能接待3000名游客。”吉姆冒险世界亲子乐园总经理赵金有说,“晚上景区还会有免费的夜场,开放一些体验项目和灯光秀,给住在周边的游客提供更丰富的体验。”
 
  蓟州区旅游特色乡镇穿芳峪镇目前正推行“一村一景”提升改造。“全镇根据每一个旅游村文化底蕴和特点,制定更符合其定位的改造方案,让游客到每个村游玩都能欣赏到独特的风景。”穿芳峪镇党委书记朱静奇说。
 
  穿芳峪镇小穿芳峪村一直以“小穿乡野公园”的小桥流水、一步一景而小有名气。7月初,记者来到小穿芳峪村的穿芳老街看到,几名工人正忙着为老压水机、老炉子、老暖气片等旧时物件焊接展示支架。
 
  “多名农户把家里的老物件捐了出来,准备打造旧物一条街。”小穿芳峪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孟凡全指着老物件说,这些老物件很受游客欢迎,时常有上年纪的游客一边给孩子介绍老物件的用途,一边回忆往事。
 
  “后续村里还会复原老香油坊等场景,把村内的历史通过这些老物件向游客讲述出来,让游客既能赏美景,还能感受更多乡村旅游的古朴文化气息。”孟凡全说。
 
  蓟州区文旅局产业发展科科长王长建告诉记者,该局正在策划一项名为“遇见美好蓟州”的网络推广活动,鼓励自媒体人利用短视频平台全面展示蓟州区的景区、民宿、亲子乐园等特色文旅项目,让更多游客认识蓟州。“诗画山水乐享蓟州”等文旅促消费活动也正在筹备开展,共同助力疫情冲击后的文旅业复苏。